导航菜单

【讲真港真】“童记”突显道德沦丧?-千年古墓

先不说13岁的稚童有无专业记者的判断力及分辨是非能力,仅向13岁非成年人士发出“记者证”且教唆其自称记者一事,便有可能触犯了雇用非法童工,以及《雇佣条例》中“未满13岁的儿童更不得受雇在任何行业工作”的法例。更令人心寒的是,一众黑衣暴徒在教唆该名儿童阻碍警方后,便逃之夭夭,令许多市民在网上留言,质疑该男童被人误导,成为他人的挡箭牌。

【讲真港真】“童记”突显道德沦丧?

而在5月10日母亲节时,乱港暴徒不但于旺角、尖沙咀等多区发起快闪集结,公然违反“限聚令”,破坏市民享天伦乐,并且蛊惑年仅13岁的稚童,充当所谓“学生义务记者”,以“做紧记者做慨嘢就系记者”为理由,干扰警方维持秩序。据了解,该名13岁稚童所称的“传媒机构”名为“深学媒体”,是在今年2月本港爆发医护罢工时期成立,虽宣称“由多名来自不同中学的中学生成立”,但就带有极浓厚的政治及本土主义色彩。

扰乱内会 祸港殃民一般来说,在立法会会期内,内务委员会将为立法会会议作准备,并商议与立法会事务有关的事宜。其中,内务委员会的一项重要职能是审议已提交立法会的法案,以及在立法会会议席上提交省览或提交立法会批准的附属法例。不过,反对派议员借着内务委员会选举主席之机,挟持选举讨论程序,展开无限期的“拉布”行动,导致内务委员会经过逾半年时间,仍未能选出正副主席,数十条法例因无法审议而不见天日。

一名年仅13岁宣称自己为”学生义务记者”的男童(左)被警员带离现场。其后警方通知男童母亲接走该名男童。

更过分的是,当竞选连任的现任内会主席李慧琼尝试恢复主席职务,处理选举以外的各种事项之时,反对派议员竟以“违规、越权”为理由,冲击主席台及推撞立法会保安,令立法会仿如暴力擂台。须知道,李慧琼原本就是现任内会主席,加上建制派一众议员亦曾向资深大律师询问过法律意见,确实《议事规则》及《内务守则》清楚显示,在内会新任主席尚未选出之时,现任内会主席李慧琼应具有内会主席可行使的所有一般权力,以处理内会的一般事务,直至2019-2020年度会期的新任主席获选出,或直至现届任期完结为止。试问何来“违规”,何来“越权”之理。

文/ 灵子香港抗疫形势在进入五月后传来捷报,不但连续20多天没有出现本地感染个案,更有消息指政府正在研究逐步放宽“限聚令”,以及放宽粤港澳三地的出入境限制,容许通过新冠病毒基因测试和符合特定跨境目的的人士,在出入境时豁免强制检疫。?惟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,熬得过天灾却难避人祸。正当全港社会齐心为解除禁令努力之时,部分有心人士及外国势力又再兴波澜,不仅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会议上公然闹事,破坏议会议事规则,还煽动和蛊惑年轻支持者上街聚众闹事,扰乱社会秩序,为防疫抗疫工作添烦添乱。

“忠”与“孝”是中国传统伦理道德基本价值观,黑衣暴徒不但自己无视忠道,更蛊惑幼童于母亲节上街,充当他们的挡箭牌,令他们无法好好尽孝。此等不忠不孝之徒又怎能克己复礼,又怎会明白三纲五常和四维八德。不忠不孝、不仁不义的暴徒却整天满口道德、民主、人道,试问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,谁又会相信他们呢?孩子啊,别再被蛊惑了,你妈妈还在家等你回去食饭(吃饭)呢!#

正如中联办新闻发言人谴责般,反对派议员恶意“拉布”、采取“政治揽炒”手段破坏议事规则,严重干扰了立法会内部正常运作,影响立法会履行《基本法》所规定的宪制责任,损害香港社会整体良性运行。这样的行为是对立法会议员职责的亵渎,有负广大选民重托,亦肆意破坏香港整体利益。中联办的谴责句句铿锵有力,字字掷地有声,亦点出了反对派议员的不良意图。

同时,近日部分暴徒更以未成年稚童作为挡箭牌,教唆他们与警方对峙,为暴徒争取逃跑时间。这样超越人类道德的底线的行为,除遭到全社会谴责外,亦突显出乱港暴徒虽满口“民主、公义”,但实际却是道德沦丧。笔者身为母亲,实在不忍见到稚童被暴徒利用,成为挡箭牌,因此强烈呼吁警方要严惩暴徒,以避免更多的儿童和年轻学生因被暴徒利用而毁了一生。

蛊惑稚童 用心险恶其实若仔细观察就能发现,近期一众乱港暴徒的行为与反对派议员的扰乱立法会的举动,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在反对派议员恶意冲击内务会议后,网上立即出现号召举行所谓的“和你Sing”和“和你Din”行动,并且马上有黑衣人出现在中环、尖沙咀等地区的大型商场之内,叫嚣闹事,扰乱秩序。为何这些黑衣暴徒的行动可以如此迅速,又为何与反对派议员的行动前后呼应呢?箇中联系,不言而喻。